舌尖上的美洲:拉丁美洲的食物和切格瓦拉的革命之路

著名作家汤姆·斯坦迪奇说过:“在社会转变、社会组织、地缘政治竞争、工业发展、军事冲突和经济扩张等转化过程中,食物都扮演了催化剂的角色。把这个角度从人类社会聚焦到个人,往往会有意想不到的收获。在本文中,我们选择了切割·著名的红色偶像格瓦拉探索了他如何沿着舌尖上的美洲一步步走过短暂而耀眼的生活。

埃内斯托·格瓦拉的诞生与阿根廷国家饮料马黛茶有着不解之缘。马黛茶在南美大陆被誉为阿根廷国宝。它的魅力来自马黛茶树,即巴拉圭冬青。阿根廷人经常摘下它的叶子,在小葫芦里浸泡大约90度的沸水,然后用吸管喝,这是阿根廷人喜欢的饮料,甚至被称为绿金。

和现代足球明星梅西一样,格瓦拉出生在阿根廷的罗萨里奥,因为他的父亲格瓦拉林奇想在这个城市为家庭的马黛茶庄园买风磨。格瓦拉的父母出生在阿根廷的上流社会。格瓦拉的父亲通过母亲塞西亚的嫁妆前后购买了200公顷的马黛茶庄园,为家庭带来了稳定的财富。

像所有富有的土豪一样,格瓦拉的父亲精心设计了自己的庄园,但格瓦拉的家人并没有住在这个庄园里。这是因为格瓦拉年轻时患有哮喘,一个大家庭不得不搬到阿根廷的疗养胜地阿尔塔格拉西亚镇。虽然远离马黛茶庄园,但他对马黛茶的爱好在格瓦拉小时候就形成了,成为了他一生的爱好。

多年来,马黛茶一直是阿根廷上层社会最喜爱的饮料,有一套完整的饮酒礼仪和方式。格瓦拉最喜欢的马黛茶通常被称为甜马黛茶。具体的调制方法是在喝马黛茶时加入糖、蜂蜜、橙子等水果。生产过程相当精致,价格也相对昂贵。成年后,格瓦拉于1951年前往阿根廷北部。他发现当地印第安人喝普通的纯马黛茶,即最便宜的苦马黛茶,没有任何香料。就这样,马黛茶在格瓦拉面前展现了阶级差异。

1951年12月29日,格瓦拉和他的青春伙伴阿尔贝托骑上了Norton喝着马黛茶,500辆摩托车开始了拉美大陆之行。这次旅行让格瓦拉失去了初恋情人奇奇娜,也让他与原来的阶级划清了界限。在阿根廷的国内旅行中,格瓦拉利用自己的个人魅力与各种各样的人打交道,以各种方式进行了舌尖上的阿根廷之旅。在离开祖国之前,他最大的收获可能是学会烹饪著名的阿根廷烧烤。当囊中害羞时,格瓦拉不得不用烧烤师傅的方式换取一日三餐。烧烤后,格瓦拉还借助跳舞的机会拿走了几瓶阿根廷酒。在阿根廷,格瓦拉几乎是流浪汉中的贝克汉姆。人们热情地帮助他,嘲笑他偷酒的行为。

阿根廷烧烤是格瓦拉的好戏。中国人不会对各种拉丁烧烤感到陌生。

格瓦拉越来越同情底层人民,尤其是在秘鲁。由于哮喘,格瓦拉避免吃淡水鱼。然而,当他在秘鲁亚马逊河流域流浪时,他吃了很多河鱼来维持体力。因此,他不得不在伊基托斯的圣保罗麻风病院停留一段时间。在那里,他照顾了大量麻风病患者,并了解到缺食是当地麻风病流行的主要原因之一。由于秘鲁大部分的土地都在地主手中,秘鲁国内的粮食问题十分严重,当地平民缺乏粮食,被迫以犰狳等不清洁的野生动物果腹,造成了身体机能的紊乱。这让格瓦拉意识到贫穷和不公正会导致疾病。

1952年6月14日,麻疯病院的所有病人和医生都为格瓦拉举行了24岁生日派对,为他献上了秘鲁的特产皮斯科酒。这是秘鲁国酒的蒸馏酒。与白兰地不同,皮斯科酒的酿造需要更多的葡萄去皮过程,完全依靠葡萄汁发酵。皮斯科酒可以单独饮用,也可以与可乐、可可等饮料混合。格瓦拉认为这种酒的味道和杜松子酒差不多。凭借皮斯科葡萄酒的葡萄酒力量,格瓦拉首次表达了他的政治理想,即改变美洲大陆的政治模式,实现玻利瓦尔和圣马丁的理想!

在旅行中,露宿是很常见的。格瓦拉走了很多路,品尝了南美底层人民的食物。在厄瓜多尔的瓜亚基尔港,他每天都要吃香蕉。香蕉在中国人眼中是许多平民的主食,也是美国联合水果公司的主要水果公司的主要商品。这家跨国公司把中美洲国家视为自己的香蕉园,在中美洲占有300多万英亩的土地,在自己的香蕉园拥有司法权力,毫不犹豫地发动战争,以保护自己的特权。从1953年底到1954年夏天,格瓦拉流浪到香蕉共和国危地马拉,见证了土改带来的变化和美国资本的疯狂报复。格瓦拉在第二次拉美之行后的主要想法是改变拉美国家对美国资本的依赖,投身拉美革命。

格瓦拉在拉美旅行期间与拉美左翼人士有过接触,并认识了古巴革命分子。在墨西哥,他与卡斯特罗有历史性的会面。卡斯特罗还参加了格瓦拉的第一次婚礼。1955年8月18日,格瓦拉和伊尔达在离墨西哥城40公里的郊区正式举行婚礼,卡斯特罗成为最高贵的客人。婚礼结束后,格瓦拉展示了他的烹饪技巧,并做了阿根廷风味的烧烤来招待卡斯特罗。一向争强好胜的卡斯特罗评论道:味道不错,不过,我的手艺应该比他强。”

1955年圣诞节,卡斯特罗邀请格瓦拉一起过圣诞节。伊尔达写下了这顿饭的食谱:烤猪肉、古巴传统黑豆饭(黑豆、辣椒、洋葱、熏肉、橄榄油等)、传统果仁糖、苹果、葡萄,甚至一瓶酒。这对卡斯特罗来说已经是一顿丰盛的大餐,他一直不注重吃喝和排场。卡斯特罗成为古巴领导人后,为爱女结婚的婚宴也是这个标准。

1956年11月25日,6年11月25日,古巴革命开始。凌晨2点,格瓦拉、卡斯特罗等82名士兵携带武器登上格拉玛号游艇,开始前往古巴。史诗般的远征在后勤上是一场灾难,因为乌龙事件,革命者上船后不久就扔掉了大量的补给。根据参与者卡斯利托·加西亚的记忆,在船的前三天,每个人只能分成半罐炼乳;第四天,食物变成了一块奶酪和几根香肠;第五天,食物变成了一些烂橙子……至于最后三天的食物,所有的起义者只能用毅力克服他们对唯一食物的渴望。

12月2日,革命者登上古巴土地,被政府军围剿,不得不分散到马埃斯特腊山。格瓦拉的路上,格瓦拉从贝克汉姆变成了贝爷。你知道,当时革命者最豪华的晚餐是海滩上的螃蟹。因为不能生火,大家只能生吞活剥螃蟹肉。除了生螃蟹,草根、玉米和任何他们知道的野生植物都不会放手。虽然这些食物暂时满足了胃,但水已经成为最大的问题。革命者拼命寻找任何能得到水分的植物,格瓦拉想出了一个新的想法,用自己的哮喘设备从岩礁中吸水。

在古巴革命战争中,格瓦拉和士兵们分享了同样的食物。他带头建了一个面包磨房,没收了房东的牛来改善士兵们的食物。由于古巴的自然条件,格瓦拉也爱上了醇厚的古巴雪茄,在战斗中吸一口雪茄已经成为他放松的最佳方式。需要注意的是,这些雪茄的制造商是革命团队自己建造的雪茄工厂,在古巴并不是奢侈品。

古巴革命胜利后,格瓦拉热衷于在世界各地输出革命。在他的游击作品中,罐头已经成为游击战最关键的口粮。这种理解起源于南美洲,即格瓦拉自己的经验,在世界其他地方是不可操作的。与中国的游击战不同,格瓦拉的游击战不同意组织农业生产,因此在援助刚果时失败了。

随后,格瓦拉在玻利维亚进行了最后一次冒险,让他成为游击战中的贝爷。格瓦拉带着自己的队伍在玻利维亚山区罐头打猎。在格瓦拉的20、30人队伍中,有5名古巴中央委员,他们和格瓦拉到陌生的玻利维亚进行革命是完全理想的。在敌人的围剿下,这些革命者也因为食物问题陷入了长时间的争吵,他们进行的战斗往往就是为了夺取一点今天看起来少的可怜的食物。在战斗中,游击队和贝叶一样,吃了孔雀、毒蛇、猴子、狐狸和各种鸟,因为没有补给。因为饥饿,很多人四肢浮肿,连鞋都穿不上。每个人,包括格瓦拉,几乎都站不住了。

1967年1月23日,格瓦拉在日记中写道:对我来说,今天是黑色的一天,我咬着牙度过,因为我感到很累。爬到山顶,头晕。没有食物,格瓦拉和球员们大多数时候只能生吞活剥地抓住猎物。5月13日,他们在一个农民身上发现了一些猪肉和炖笋,喜出望外地开肉。没想到,过了几个月的苦日子,游击队员的肠胃已经没办法消化普通人家的正常食物了——吃完这一顿以后,所有人都上吐下泻,苦不堪言。格瓦拉和苦的环境下,格瓦拉和球员们奋战了半年多。

今天,贝叶的作品是向我们展示生存技能,而格瓦拉和他的团队必须承受数百倍的敌人围攻,不仅像贝叶一样补充能量,而且不断战斗,在生死之间挣扎!

最后,1967年10月7日,格瓦拉被玻利维亚军队包围。格瓦拉不仅哮喘复发,而且因长期缺乏正常食物补充而患痢疾。10月8日,格瓦拉在战斗中被俘,第二天在敌人的枪口前英勇牺牲。

回顾他39年的生活,格瓦拉的舌尖之路也是他人生旅程的重要组成部分。格瓦拉向我们展示了独特的舌尖上的美洲,从万人迷的贝贝偶像到食物链的顶级贝叶,也完成了从富家公子到革命者的升华。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