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悬念德国VS阿根廷 看谁是善战的鹰

在以土黄色盾牌为底的德国国徽上,一只红爪红嘴两翼展开的黑鹰傲然而立。自13世纪神圣罗马帝国以来,德国人将双头鹰印在自己的印章上(上图),视为国家图腾。黑鹰红爪,象征着力量和勇气,再加上黄色的底子,恰与德国国旗的三色相吻合。无论是战争年代的战场还是和平年代的战场,鹰的阴险和凶残都给了德国人强大的攻击力,让对手不寒而栗。

巧合的是,鹰也是阿根廷国家的象征。潘帕斯鹰的头衔与这个以足球为国家球的国家和这个国家的所有绿色英雄牢牢地联系在一起。与德国象征性的鹰图案不同,在广阔平坦的潘帕斯草原上,鹰来回游荡,俯冲巡逻,成为数千年土地的主人,代表了这个神奇领域所有的野性和宣传。

鹰鹰比球员似乎有很多相似之处。鹰的速度、凶猛、准确甚至傲慢的姿态、自由的气质和团结的精神都是球员在绿地上追求的目标。

德国和英国和法国一直走在两条完全不同的发展道路上。英国和法国一直主宰欧洲政事。与英国弓箭手的勇敢和法国盔甲骑士的努力相比,神圣罗马帝国治下的300多个邦国各自为政,就像中国的春秋战国,使德国人长期处于欧洲政治舞台的边缘。德国人从氏族社会直接进入封建社会,经历了漫长的演变,结合成了今天的德国民族,这也使得德国人非常珍惜国家意识和民族凝聚力,甚至疯狂。

当19世纪德国在铁血首相俾斯麦手中实现国家统一时,隆隆作响的德国战车让欧洲邻居感受到了他们的进攻力量和可怕的失控力量。两次世界大战的灾难给德国人的血液蒙上了一层罪恶,但战争洗礼后,德国人面对历史、承认错误的态度赢得了尊重。正如神圣罗马帝国的图腾双头鹰一样,德国人在历史的徘徊中也展现出双面性格,一面是能征善战的勇者气概,一面是严谨审慎的思考者态度。德国人在强调战术的同时,也强调战略,即使面对错误和绝望,也能及时自省,触底反弹。

阿根廷是一个移民国家。在西班牙殖民者来到阿根廷之前,只有少数印度人住在这里。随着欧洲人在阿根廷发现越来越多的矿产资源和肥美的水生植物,它已经成为欧洲移民的天堂。在整个拉丁美洲国家中,阿根廷的欧洲移民比例最大,欧洲化程度最高。不仅阿根廷的主要城市都保持着欧洲建筑,而且只要看看阿根廷球员和欧洲人的肤色就很清楚。阿根廷在阿根廷独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排名发达国家,当时德国还没有统一。

西班牙和意大利移民是阿根廷民族的主体。在欧洲各民族中,其勤奋和懒惰的程度大致与地中海的距离成正比,这与地理气候无关:地中海温暖的海风磨碎了西班牙人和意大利人的士气,他们可以与未知的大陆作战,但在大陆战争中反复崩溃。然而,阿根廷寒冷的气候和广阔的沃野激发了这些移民的新斗志。

在阿根廷传奇将军圣马丁的带领下,西班牙殖民者在独立战争中首次被驱逐。圣马丁率领的5000安第斯山军翻越高耸的安第斯山,一举解放智利,创造了战争史上的故事。从此,阿根廷成为一个英雄盛产的国家,阿根廷人对英雄的期待和尊重从未停止过。解放半个南美后,圣马丁成功退休,赢得了世人的尊重。青年切罗萨里奥·格瓦拉以革命一生成为一代热血男儿崇拜的对象。就连从平民中走出来的女英雄贝隆夫人,也为二战后的阿根廷积极奔跑,为国家振兴不懈奋斗,赢得了人民的爱戴。她死后,改编自她故事的音乐剧《艾薇塔》风靡全球,主题曲《阿根廷不要为我哭泣》成为这个国家永恒的名片。

中国已经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多年了,但许多地方的标准已经好几年没有上升了,高温补贴的实施令人尴尬。东莞农民工:每天坐9个小时 经常…66833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