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向德国宣战,但为什么大量德国战犯在战后逃到阿根廷

说到阿根廷,人们会想到足球和英阿马岛的战争。然而,阿根廷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做了一件看似矛盾的事情:1945年3月,当欧洲战场即将结束时,阿根廷突然向德国宣战。但阿根廷没有派军队跟随盟军到欧洲与德国作战。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德国、日本、法国和西斯投降后,阿根廷不可思议地收留了大量德国战犯。

那么,既然阿根廷向德国宣战,阿根廷就是反法西斯盟国阵营的国家。为什么反法西斯盟国阿根廷在二战结束后逃到阿根廷?

首先,人口因素。虽然阿根廷的德国移民并不多,但阿根廷有许多欧洲移民接近德国纳粹,这些移民在很大程度上主导了二战前阿根廷的外交。

在南美洲被西班牙和葡萄牙占领之前,其国家是印第安人。印第安人在南美洲创造了辉煌的阿兹台克帝国和印加帝国。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入侵南美洲后,南美人口发生了变化:西班牙人和葡萄牙人成为南美殖民地的统治者,土生白人(欧洲移民和印度人的混血儿)是社会中间阶层,印度人和黑人是底层。20世纪20年代和30年代,拉丁美洲的独立战争使南美洲殖民地相继独立,但南美洲各国的人口构成变化不大。

从19世纪下半年到20世纪初,大量欧洲人以不同的目的移民到南美洲。自1870年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以来,600万欧洲人来到阿根廷定居。其中有25万德国人,其余是西班牙人和意大利人。

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前后,25万德国人自然不会影响阿根廷的外交趋势,但500多万西班牙移民和意大利移民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阿根廷的外交趋势:在第二次世界大战爆发之前,意大利是墨索里尼统治下的法西斯国家,尽管西班牙保持中立,但它也是弗朗哥领导下的法西斯政权。这样,为了照顾西班牙和意大利移民的利益,阿根廷也会同情西班牙和意大利的法西斯政府,然后同情希特勒领导下的德国第三帝国。

由于阿根廷与西班牙弗朗哥政府、意大利和德国关系良好,德国和阿根廷之间的贸易也相当频繁。20世纪30年代,阿根廷从德国进口了许多迫切需要的食物和肉类,德国也是阿根廷农业作物的重要进口国。由于德国工业在西欧名列前茅,阿根廷还从德国进口了大量工业设备。

第二,阿根廷政府的领导人亲德同情纳粹。胡安庇隆是阿根廷亲德纳粹领导人的典型代表。

胡安庇隆是阿根廷的混血白人,他的父亲是意大利人,他的母亲是西班牙人。胡安庇隆早年参加了阿根廷军队,研究了第一次世界大战。20世纪30年代,胡安庇隆作为职业军人积极参与阿根廷的军事政变,并在军事政变中逐步获得资本。

1930年,庇隆支持乌里布鲁发动军事政变,推翻了伊波利托伊里戈延领导的民选政府,建立了军事独裁政权。乌里布鲁成为军政府总统后,同情了德国蓬勃发展的纳粹运动。这也成为阿根廷在外交上倒向德国的重要标志。

1932年,政治倾向比乌里布鲁更保守的胡斯托成为阿根廷总统。在胡斯托的支持下,胡安庇隆也成为了胡斯托政权的积极支持者和阿根廷驻意大利大使馆的武官。庇隆在阿根廷的政治影响力进一步增强。

1941年后,庇隆回到阿根廷,积极在军队中建立自己的政治力量。在担任安第斯山守备司令期间,庇隆组建的统一军官团就吸纳了2700多名阿根廷军官。和希特勒领导的德军一样,这些阿根廷军官也有着极其强烈的民族主义情绪。在阿根廷军官的支持下,手持枪杆的庇隆于1943年发动政变,支持马楚卡担任阿根廷总统和马楚卡政府国防部副部长。而他的统一军官团也逐渐接管了陆军部,掌握了部分陆军权力。1944年2月28日,庇隆成为陆军部长,掌握了陆军的全部权力。这样一来,参与多次军事政变的庇隆就再也不用担心自己被其他政治反对派赶下舞台。

1946年2月24日,庇隆军队的绝对支持,庇隆在大选中获胜,成为阿根廷军事总统。庇隆上台后,他用铁腕改革了阿根廷的经济,他的执政理念庇隆主义在南美国家也很有影响力。

然而,当我们仔细研究庇隆的经历时,我们会发现庇隆是普鲁士军国主义的支持者和纳粹的同情者。在当选总统之前,他多次支持阿根廷亲纳粹士兵以军事政变的形式夺取国家权力。

例如,庇隆支持乌里布鲁发动军事政变,推翻阿根廷民选政府,建立亲德国军事独裁政府。乌里布鲁政变后不久,庇隆支持政治观念更加保守,甚至一些消极的胡斯托成为阿根廷总统,胡斯托建立国家秘密警察维持其独裁统治,左翼政治迫害,希特勒建立太平洋保护。因此,庇隆在政治倾向上同情纳粹。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阿根廷外交名义上保持中立,但实际上接近德国,这让美国对阿根廷非常不满,因为美国害怕德国在阿根廷建立军事基地来威胁美国。在美国的巨大压力下,阿根廷亲德总统拉米雷斯于1945年3月向德国宣战。当然,阿根廷对德国的宣战只是为了表达美国和其他反法西斯盟国的态度。

二战结束后的1946年,胡安庇隆成为阿根廷新一任总统,由于胡安庇隆本人就是亲德国纳粹的政客,再加上阿根廷政府本身就和德国纳粹关系不错,阿根廷国内又有原先属于轴心国或亲德国家的移民,在这一系列因素的驱使下,很多德国战犯就跑到了阿根廷,进而逃脱了纽伦堡国际军事法庭的审判。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